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

【逸人言】站在橋上看風景的你,可能會點綴別人的夢

ZAKER吉林 06-28

千尋的父母已變成豬

《千與千尋》時隔 18 年終于進入了中國的影院,注意,它不是重映,這幾年比如《泰坦尼克》都修復一下上映了,筆者都去看過了,所有能進影院看的片子一定是在影院看,因為那才是電影。當年《千與千尋》剛獲得柏林電影節 " 金熊獎 " 那陣,我心里還怔忡了一下,三大電影節最高獎給了動畫片,后來《華氏 911》得了 " 金棕櫚 " 也讓我愣了一下,這樣的大獎可以給紀錄片。

18 年的時間可以讓我們完整地了解宮崎駿的整個電影體系,喜歡上其中的一部作品,喜歡上其中的一個角色。這里我還是說自己,我個人最喜愛的宮崎駿作品還是《幽靈公主》,當然《千與千尋》也很好。靜靜地坐在影院里觀看,真是很舒服,這是用 18 年換來的平靜 ……

無臉男第一次在橋上遇到千尋

對于劇情和導演觀念什么的這里就只字不提了,但再看時還是有些和從前迥異的感受。

令人著迷的音樂

音樂。影片音樂一響起,我是指久石讓所作的本片插曲《One summer's day》的鋼琴聲一響起,突然發現這個曲子作為本片的衍生作品已經具有強大的獨立性,這首差不多該翻譯成 " 夏日的一天 " 的曲子,在其后的 18 年里多次被人們單獨拿出來演繹或欣賞。包括久石讓本人,我看過幾次他作品演出的視頻,這首《One summer's day》是保留的曲目,作為歌曲最著名是由日本女歌手平原綾香演唱的。當然這段哀而不傷旋律作為音樂采樣被人拿去也創作了很多變奏,這里面有好有壞,不過這段主旋律被世人認同的程度已是 " 經典電影音樂 " 序列里的一部了。" 你要做個不動聲色的大人了 " 是這段音樂的主旨吧,初聞不解曲中意,再聞已是曲中人 ……

令人印象深刻的繪畫

繪畫。再看《千與千尋》時,能充分感覺到宮崎駿的畫風受到浮世繪的影響是多么深刻,作為一個畫家它與日本的繪畫傳統是緊密相連的。

浮世繪畫家河鍋曉齋作品

18 年里讓筆者對 " 浮世繪 " 有了一定的認識,這時才發現這部片子里的繪畫葛飾北齋之風有之、歌川國芳之風有之、月岡芳年之風有之、河鍋曉齋之風有之,片中的各位怪力亂神昆蟲動物,是完全有出處的。浮世繪是日本獨特的風俗版畫,屬于記錄花街柳巷范疇的藝術,十分的世俗,湯婆婆的 " 油屋 " 就彌散著這種世俗的味道,里面的人物或人形生物尤其覺得靠近河鍋曉齋 " 百鬼夜行 " 圖。

說實話,日本的浮世繪與中國線裝古籍小說中的最前面的 " 繡像 " 畫十分貼近,但中國畫里不欣賞這類東西,中國畫里永遠是曲高和寡的《溪山行旅圖》才夠意境,說白了就是文人畫盛行,沒什么人愿意深入地搞 " 繡像 ",這結果導致浮世繪不但直接影響了像梵高這樣的畫家(梵高甚至把浮世繪的畫作直接畫在他的畫面上),而且一直滋養著日本的動畫片到今天。

梵高作品《唐吉老爺》

再來說說 " 巨嬰 "

18 年前,我們還不知道 " 巨嬰 " 這一概念,可宮崎駿應經明明白白地把他設置成影片角色了,不要情緒化哦,否則你很 " 巨嬰 " 哦!

此外,不得不承認從前看《千與千尋》是過于忽略 " 無臉男 " 這個角色了,可能是時代發展到今天——百無一用是抒情(或深情)的這個時候,無臉男突然金貴起來了,因為 18 年前對抒情(或深情)的認知大體還正常。

這世上有些事殘忍到讓人無法接受,但仍有人在傻傻地堅持,無臉男就是如此吧,一切在與千尋第一次橋上相遇也就注定了。面對千尋 " 無臉男 " 是溫柔的,甚至是有點卑微的,說實話他后面的各種充滿暴戾的舉動是被拒絕后的種種應激反應吧,這是肯定的,但似乎又過于淺薄。

巨嬰

在看片時筆者就在想,這 " 無臉男 " 摘下面具,會是什么樣呢?是你嗎?是我嗎?說不定比白龍還帥多了呢?但我想到最多的是個面具后面的人就是樂呵呵的宮崎駿。" 無臉男 " 的另一個名字叫做你叫做我 …… 不能寫得太多了,寫得越多 " 無臉男 " 的 " 弦外之音 " 就被剝奪越多,那就越沒勁了,只是真的像詩中所寫的那樣," 站在橋上看風景 " 的你很有可能會 " 點綴別人的夢 "……

新文化報專欄主筆 王逸人

原創稿件,未經書面授權禁止網站、App 以任何形式轉載,改編,違者必究。

編輯:小馬

以上內容由"ZAKER吉林"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
相關標簽 風景巨嬰

覺得文章不錯,微信掃描分享好友

掃碼分享

熱門推薦

查看更多內容
堡垒之夜手机版跳伞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