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

萊茵日記:德國人上次這么悲觀,還是朝鮮戰爭…

觀察者網 04-03 1

【文 / 觀察者網專欄作者 揚之】

3 月 30 日(周一)

如今,有關德國疫情的信息如果出現前后矛盾(包括專家們的觀點),人們已經見怪不怪,因為疫情的發展階段不同,情形在變化,人的認知也會被不斷顛覆。

今天看到有人在網上這樣評論:德國專家常常淡定地用 " 今天的最新發現 " 去推翻 " 自己昨天的最新發現 "。的確如此。譬如,病毒學家德羅斯騰在關閉學校或者佩戴口罩等問題上的觀點,就有些前后矛盾,因而也就在不斷的 " 修正 " 中。

偏偏德國人對權威意見又特別敬重,所以,專家們的態度變化自然會影響民眾的舉止,甚至會讓人們無所適從。

在馬丁路德 " 宗教改革 " 始發地的德國,新教中基層神職人員被稱為 " 牧師 ",即靈魂的 " 牧羊人 "(Seelenhirte);納粹時期,希特勒的頭銜稱謂是 "F ü hrer",這個詞在中文中常被譯成 " 元首 ",其實應該是 " 領袖 "。

這些詞語和語境,都是建筑在 " 民眾需要引領 " 這個認知上的。即便在強調 " 獨立 " 與 " 個性 " 的西方社會里,精英們的作用依然相當重要。

也正是出于這個原因,德國的 " 引領者們 " 相當的謹言慎行。不僅民眾對他們的期待值頗高,他們給自己的壓力也不小。對 " 不勝期待 " 的絕望恐怕也是黑森州財長舍費爾日前臥軌自盡的原因之一。

圖為舍費爾,圖片來自黑森州政府官網

在這場新冠病毒瘟疫中,德國政府及其專家們始終處于無邊的壓力中。選民平時也有要求,媒體向來就會挑剔,按理說,精英們應該對此見怪不怪,但這次不同:如此規模的瘟疫,如今在位的政治家和專家們恐怕誰都未親身經歷過。

在有效疫苗尚未問世和限制措施難以拷貝的情況下,他們不求做出 " 好的 ",但求盡少做出 " 壞的 " 決策。再拿限制措施為例:" 松動 " 意味著損失性命," 堅持 " 同樣可能摧毀生存;無論他們怎么決定,都將給民眾帶來程度不同的 " 傷害 "。

德國媒體學家布克森(Bernhard P rksen)這樣描寫精英們的兩難境地:他們一方面要表現得真實,同時又不能犯錯;面對無處不在的挑剔評論," 真實 " 差不多與 " 錯誤 " 一樣難以被原諒。實際上,兩者互為否定:誰要保持真實,就必須承認自己會犯錯;誰聲稱自己不會犯錯,等于在自詡是 " 政治機器 " 或 " 超人 "。

眼下的新冠病毒疫情,將這個進退維谷的處境推向極致:一方面,此時的百姓最希望看到不犯錯誤的政治家和專家們;另一方面,精英們又必須和應該告訴他們," 我們無論做什么都可能犯錯 "。高處不勝寒,此之謂也。

因此,無論是必須作出決策的精英們,還是那些堅守在抗疫第一線的醫護人員,他們希望的與其是陽臺上傳來的贊許和掌聲,還不如在犯錯和失敗的時候能獲得體諒和鼓勵。

據《新奧斯納布呂克報》(Neue Osnabr ü cker Zeitung)報道,德國聯邦憲法法院(Bundesverfassunsgericht)收到兩個緊急狀子:一個是反對柏林和勃蘭登堡實行的限制措施,一個是針對聯邦議會作出的疫情中可暫停繳納租金的決定。位于卡爾斯魯厄(Karlsruhe)的德國憲法法院將審核政府的舉措是否違反公民的基本權利。

黑森州的卡塞爾行政法院也在受理一名天主教徒的指控,他反對禁止教堂和清真寺的宗教活動,要求在法院裁決之前取消政府的相關規定。法庭宣布將在復活節前對此作出裁決。

到目前為止,下薩克森州沃爾夫斯堡(Wolfsburg)的一家養老院里,已有 18 位老人死于新冠病毒。布倫瑞克(Braunschweig)地區檢方證實,一位律師已對該養老院提出 " 過失殺人 " 的指控,理由是,根據內部人士提供的信息,該養老院內的衛生狀況 " 極為糟糕 "(katastrophale hygienische Zust nde),對訪客的禁令執行得太晚。

本來德國在抗疫期間禁止游行示威,但柏林州府今天卻破了例。柏林內政部長蓋瑟爾(Andreas Geisel)解釋道:" 我們之所以批準,因為參加游行的只有兩人,而且他們彼此會保持法定距離。"

這次疫情還可能加深德國的貧富差別。科隆的政治學和貧困問題專家布特威格(Christoph Butterwegge)表示,目前,德國社會中占主導地位的還是同情心和同理心,但是,如果德國疫情繼續惡化,像意大利那樣發展,就有可能出現爭奪重癥病床、呼吸機和口罩的現象。在這場 " 爭奪戰 " 中,社會達爾文主義將泛濫," 窮人 " 很有可能會處于劣勢。

新冠病毒給社會的沖擊是全方位的:根據德國工商會(DIHK)的信息,短短三周內,十分之一的中型企業已開始擔心倒閉,最令人不安的不是這些企業的多少,而是這種擔心產生的速度。

另據德國政府的統計,由于劇場影院等設施不得不關閉,疫情也給文化和創意產業帶來了巨大的壓力,損失估計高達 280 億歐元。

德國外長馬斯今天宣布,經過 145 架次的空前接人行動,因疫情滯留在海外的二十萬德國度假者中,已有 17.5 萬人被接回德國。他告誡尚在海外的游客保持耐心,政府以及旅游和航空公司的馳援行動還將繼續。

默克爾今天接受了第三次檢測,結果還是陰性。政府發言人表示,雖然結果不錯,但總理還將繼續自我隔離數日。

晚上七點,默克爾給遠在 200 公里之外的呂根島貝爾根(Bergen auf R ü gen)志愿消防隊打電話,本想對他們的堅守表示慰問和感謝,結果,對方一聽有人自報 " 默克爾 ",以為是 " 電話惡作劇 ",就把電話掛了。最后,默克爾做了第二次嘗試,才讓對方相信她是 " 真身 "。

到目前為止,全球感染人數已超過 70 萬。

世界衛生組織(WHO)今日發出警告:由于世界大多數國家都采取了嚴格的限制出行規定,所以,現在傳染的主要渠道已從戶外轉至家內。這要求每個家庭提高警惕,一旦發現疫情,必須立刻進行自我隔離。問題是,居住條件不好的家庭如何實現這個 " 聽似 " 理所當然的要求呢?

3 月 31 日(周二)

這次的病毒 " 恐襲 " 改變了人類社會的方方面面,也包括各機構的傳統工作方式:

不僅歐盟首腦、G7 國家首腦開會使用視頻,聯合國安理會表決也首次采取了 " 無菌 " 方式:電子郵件。15 個安理會成員國通過郵件表決,一致同意將南蘇丹以及索馬里的維和使命(UNAMID)分別延長至 5 月底和 6 月底;對朝鮮制裁進行監督的專家組則將繼續工作至 4 月 30 日。

犯罪團伙也在適應新的形勢,并為未來做好準備。意大利黑手黨目前相對 " 安靜 ",政府頒布的 " 禁足 " 措施自然也影響到了他們的活動能力,但他們正在 " 伺機待撲 "。意大利檢方估計,疫情一旦緩解,黑手黨會很快 " 出擊 ",特別在放貸方面。所以,政府一定要趕緊為瀕臨倒閉的企業提供有力和有效的扶持措施,不然會被黑手黨鉆空子。

在奧地利總理庫爾茲(Sebastian Kurz)宣布公民購物出行必須佩戴口罩之后,德國也開始了這方面的討論,但尚未達成一致。德國東部地區的耶拿市(Jena )不愿再等,于今天獨立作出決定,成為德國第一個與奧地利采取同類政策的城市。由于口罩短缺,市府呼吁市民自制口罩,或用紙巾和圍巾護住口鼻。

" 羅科所 " 所長魏勒爾再次發出警示:政府提出的抗疫戰略不能動搖,疫情還將持續數周,甚至數月。德國衛生部長施帕恩在杜塞爾多夫訪問一家醫院時也表示:重癥和死亡人數恐怕都將增加。

有鑒于此," 持久戰 " 對人的心理壓力不可小覷。心理醫生不僅將面對原有患者,本來健康的人也會來 " 造訪 "。

網上最近流傳 " 瑞士精神病與心理治療學會 "(die schweizerische Gesellschaft f ü r Psychiatrie und Psychotherapie)的一則通告:親愛的國民們,如果您在隔離期間開始跟動物、植物或家用電器講話,這是很正常的!請不要為此來找我們。只有當它們開始回答的時候,您才需要專業的幫助。謝謝。您的超負荷心理醫師。

這當然很快就被辟謠了。

傳言被辟謠,圖片來源:twitter

根據德國之聲(Die Deutsche Welle)的報道,民調結果顯示,自 1949 年德意志聯邦共和國成立以來,還從沒有一個事件能夠像新冠肺炎危機這樣令德國人如此悲觀,僅有 24% 的人對未來十二個月充滿希望。

一直以來,阿倫斯巴赫研究所(Allensbach- IfD)都在關注德國人對未來前景的看法。然而,此次德國人的期待值創下了新低。無論是 1961 年修建柏林墻,還是 1970 年代兩次石油危機,或者是 2001 年 9 月 11 日發生恐怖襲擊之后,德國人都沒有如此悲觀失望過。阿倫斯巴赫研究所此前得到的最低 " 希望值 "(27%),還是在 1950 年朝鮮戰爭爆發的時候。

調查結果表明,迄今沒有任何一個事件能夠像新冠疫情這樣,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顛覆德國公民對經濟局勢的評估:2 月底大多數人還相信經濟在未來六個月內將保持穩定;可到了 3 月初,擔心經濟下滑者卻從 28%一躍上升至 59%,3 月中已超過 70%。

調查結果還顯示,從 3 月初到 3 月中旬,受訪者中認為新型冠狀病毒的危險被夸大的比例從 29%降至 17%。

另據德新社委托 YouGov 進行的一項調查,在抵制新冠病毒的 " 戰疫 " 中,將近 2/3 的德國人預計會有進一步限制個人活動自由的措施出臺;64%的人認為現有的禁止聚會的措施還會更嚴格;只有 20%的人不這么認為;16%的人沒有態度。

一年一度的拜羅伊特 " 瓦格納音樂節 "(Festspiel)已被取消,對瓦格納歌劇迷來說,這不啻于一個 " 噩耗 "。另外,美國的新冠病毒死亡人數首次超過中國,達到 3500。英國的死亡人數日增 381 例。但今天真正令人不安的消息來自疫情不算嚴重的希臘:

該國首次發現難民確診新冠病例。患者來自非洲,在雅典生完孩子后被檢測為陽性。目前,與她有過接觸的人已被隔離,衛生部門正在加緊查找患者的病源。雅典的難民營條件還算不錯,人們最擔心的是愛琴海東部一些島嶼上的難民聚集地,那里一旦發現病例,后果不堪設想。

【未完待續……】

本文系觀察者網獨家稿件,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平臺觀點,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,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。關注觀察者網微信 guanchacn,每日閱讀趣味文章。

以上內容由"觀察者網"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

覺得文章不錯,微信掃描分享好友

掃碼分享
堡垒之夜手机版跳伞技巧
福建快3走执图 麻将血流成河换三张 大智慧股票论坛 南宁麻将怎么算翻 网赌快乐飞艇 重庆幸运农场精准预测 河北快三基本走势图基 nba球员2019 今天江苏快3走势图 新疆35选7中奖查询 舟山飞鱼开奖记录 体彩11选5中奖规则表 幸运快3技巧压大小技巧 七乐彩基本走势图360 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查询 哈尔滨大众麻将免费下载